●西洋偷香1



西洋偷香之一(我的大女兒雪蘭)


我名叫強利,現年四十三歲,身體強健,喜愛戶外運動、露營、船……我已退休,讀者一定奇怪何以如此年輕便退休?

我結婚甚早,廿歲時便已做了爸爸。因興趣,在舊金山稍南灣區當時剛起爐的一家小電腦公司做軟體電路設計。公司當時業務平平,發行了股票,但不能付員工全薪,暫以本公司股票代折。我當時有一伯父去世,他獨身無其他親屬,我便繼承了一大筆為數可觀的遺產。我因不須靠薪水生活,索性要公司以股票代換全部薪金,公司也樂意照辦。

十年後,公司股值大增,我的積資也就大大的上升。五年前我時年卅八,已擁有五千萬美元票券資財。我將一千萬分存多家銀行長期儲蓄,每年利息收入除稅後實有五十餘萬美元,家用足足有餘。另四千萬分投入全美國兩家信譽最佳的投資銀行,授權代我投資營利,五年來本利都呈高角度上升,家中經濟情形甚稱良好,我也就不須為薪金生活折腰,只做我愛作的事。

雖然已很富有,我和太太都一致同意,我們照舊過一如昔日的「中產階級」的自在快樂生活,家中房舍雖堂皇寬大而舒適,但我們決不眩耀財多,只用普通汽車代步,不用豪華名車,免遭人妒。在子女面前,一向不提諸多財富事,以免他們洩露家中多金,致遭歹徒窺竊。

下面敘述的事,發生在1996年。我有兩個女兒,我一直都想多要幾個小孩,尤其是男孩。但自二女兒出生後,太太就拒絕再生,實在遺撼。大女兒雪蘭(Sharon)的生日是三月十日,一九九六年四月時,她剛進十九歲;小女兒愛麗絲(Alice)的生日是九月十二日,那時正好十五歲半。

大女兒雪蘭身高五尺五寸,體重一百廿三磅,三圍是34B.24.35。棕髮、眼球淺褐,甜美動人,但不艷麗,酷似她媽媽年輕時模樣。

小女兒愛麗絲身高五尺三寸,一百一十六磅,三圍是32B.23.34。金髮、碧眼,十分美艷,當然這也許是我太喜愛她而生的偏見。

大女兒雪蘭去年(一九九五年)秋進大學,現在復活節回家渡假。打從她星期六下午一時到家時起,就一刻不停的談她的新愛人男友泰德(Ted)。從她談話中聽來我可以確定她和泰德已有過性行為,泰德已採了她的處女花心。本來平曰在家時我們一向保守,不公開談「性」,聽了這些話令我內心相當憤怒,但我盡量裝得不形於色。

雪蘭仍在滔滔不絕的高談著男友泰德,我對泰德的反感也就越來越重。晚餐後,太太、雪蘭、愛麗絲和我,都來到家庭娛樂室看電視,我也照常為我自己和太太調了飲料,同時也因為雪蘭已十九歲,已屬成年,我也替她做了一杯。以前在家中從未給雪蘭飲用含有酒精的飲料,雪蘭顯得很是高興接過酒杯,但她仍令人煩厭的說著她的男友泰德,直到電影節目上演才停了下來。

雖未見過泰德,但我越想越生氣。一方面是因我數月來都不曾有性發洩,太太對性似已完全沒有興趣;另方面我對雪蘭照顧無微不至,十九年來投下許多資金心血,如今仍在支付她所選上的貴族類的私立大學所需的大筆費用,還替她購置了新跑車,她卻讓一個她認識才幾個月的毛頭小子了她的嫩,老爸我卻連她的小見都沒見過,豈不令我氣憤!

當她們喝完第一輪飲料,我又再去調弄了酒料,替她們加上第二杯。是週末嘛,何妨盡興!

一邊看著電影劇,一邊飲酒,我突生靈感!

10︰30pm,趁大家仍在欣賞影劇,我便去調製了愛爾蘭咖啡,可是在給雪蘭的那杯中,我偷加了三片安眠藥和兩片Valium。我遞給雪蘭,我高興的看到她很快便將這特製的咖啡全部喝盡。

不到幾分鐘雪蘭便顯得非常疲倦,但她仍支撐到11︰00pm電影收場,才和她媽媽、愛麗絲一同上樓回到各自的臥室去睡覺,我則獨自再看了一會晚間新聞。

11︰30pm,我關了電視,輕悄悄的來到雪蘭的臥室,我將房門關上,並下了鎖。她的窗簾沒拉上,街上燈光透入,房中視覺相當清楚。雪蘭側臥著,只蓋了一層薄被單。

我鼓起勇氣走近她床前。揭開被單,才發覺她上身赤裸,下面只穿了一條小三角內褲。她的乳房白嫩尖挺,乳暈很大,足有一枚一元銀幣般的大小,乳頭呈粉紅色,美妙極了,看得我立時慾念高張!我把被單移開,將她輕推成仰臥。她沒有反應,我稍感放心。

手有些抖,我用手指叩住她的褲腰,輕輕褪去她的三角褲。陰毛出現了,接著陰戶也裸露出來。我心中充滿了慾念,我將三角褲自她腳踝褪下,將小褲褲放在她枕邊。

我輕輕分開女兒雪白修長的大腿,仔細觀看她的整個陰戶。大陰唇十分肥白豐滿,只肉瓣上半部兩旁略有少許淺棕色的性毛。我的雞巴已在褲襠撐起帳篷,真想立刻將整根硬雞巴插進女兒的桃源秘洞!我將手輕放在她的陰戶上,一面提高警覺,如她有醒轉跡像,我可立即縮手。我輕輕撫摸她的禁地軟肉,手指探入被兩片肥嫩大陰唇緊夾住的穴縫,上下揉弄。才摸了不到幾下,她的穴眼中便開始自動分泌出淫液,穴縫漸漸變得沾濕滑潤。我伸出中指探入她的陰道,慢慢的插入整條中指。我先前的猜測果然不錯︰雪蘭已沒有處女膜,她已不是處女!

她仍沒有要甦醒的跡像,這令我十分興奮。我飛快脫去全身內外衣褲,略為褶疊放置床尾。一經解除束縛,我的八寸多長的粗大雞巴立刻彈了出來,向上成45度的昂起。

我小心翼翼的側臥在雪蘭的右側,面向著她,將雙腿輕輕的伸入雪蘭的雙腿下方後,將她的美腿分開,讓她的右腿擱在我的腰上,她的左腿靠置在我的膝蓋上,然後移動臀部,調整角度,將火熱的龜頭塞進雪蘭的穴瓣裡。

在肉縫中上下磨擦數回,我將我的粗大生殖器對正雪蘭的穴眼,慢慢塞入。真緊,雖不是處女,花徑十分緊湊,我斷定野蜂光顧的次數不多,也許最多才只二、三次吧。我輕微聳動臀部,深怕驚醒雪蘭,足足過了五分鐘,龜頭才進入女兒的陰道。她的陰道又軟又緊、又熱又濕,美感難以形容!我繼續輕聳腰臀,將雞巴往裡頂,又大概過了十五分鐘,雞巴的前端四寸陷入雪蘭的陰道。女兒的穴肉緊裹阿爸的粗大陽具,那美妙的滋味和心理上的激情感受,只有曾經奸過自己女兒嫩穴的爸爸才能體會出其中妙處!

仍是極溫柔的、緩慢的,我繼續將雞巴向雪蘭的穴花心挺進。我心中慾念翻騰,但我捺下慾火,一分一分的向前頂。又熬了十分鐘,八寸多長的粗壯雞巴終於全根插入雪蘭的穴花裡!

我停止動作近一分鐘,享受女兒陰肉緊裹我的陽具的滋味。

然後我將雞巴抽出一、兩寸,又再全根頂入。

啊呀!不得了!一陣超強的快感突襲腦海。我原本打算在快要射精時即將陽具拔出的,但此刻那股要在雪蘭穴中射精的強烈的慾望,掩沒了一切理智,我將鐵硬雞巴深插穴花最深處,馬眼怒張,洩出已壓積了多時的熱濃精液!啊!那在女兒內射精的感覺,真美的無法形容!像唧筒似的,一次、兩次、三次,龜頭一突再突三突,精液猛噴而出……猛射三次後,龜頭仍在跳動,不斷的吐出剩餘的小股精液……一分鐘後,才平靜下來。我的雞巴逐漸軟化,它已完成了它的天賦使命!

雪蘭仍在憩睡。我將雞巴拔出,將雙腿自她的玉腿下輕輕抽出。我立起身,替雪蘭穿回內褲。我發覺白濁的精液自她的穴口緩緩流出,我知道她穴中已充滿了我的精液,這使我感到十分興奮。我將她的美腿併攏,希望這樣可以減少穴中精液漏出。我替她蓋上被單,我自己也穿回衣服,回到自已的臥室。然後再脫衣就寢,躺在太太身旁。

一時不能睡著,我回想剛才的一幕偷香情景。我頗為擔心,我射在她內的精液量實在很多,明天早上醒來雪蘭可能會發覺,下體和內褲有異樣,她會懷疑這是我幹的事。另外我也不知道她的月經期,現在是受孕期或是安全期。她是否有用避孕藥?她是否已經被泰德下種懷孕?

想著想著不覺一覺濃睡,醒時已是早上九時。起身漱洗後,下樓用早餐,太太和愛麗絲已出門逛街去了。雪蘭快十時才起身,她在浴室淋浴出來,下面穿牛仔褲,上面穿件寬鬆的套頭便裝,沒扣領扣,不時露出乳房的一小部,顯現裡面未載奶罩。她看來有些沉悶,但並沒有急躁生氣模樣。我問她睡得可好?她說有些頭痛。我拿了兩片Advil給她,又替她做了煎蛋、bacon等她最愛吃的早餐。從她的表情看來,她似是一無所覺昨夜曾被我偷奸過。

我慶幸我的偷香行動成功,決定繼續再來一次。本想今夜動手,但有些擔心連續被偷淫留下過多痕跡,她可能會開始懷疑被我侵犯,同時昨夜我曾在雪蘭的嫩穴中十分痛快的射精,淫心已不那麼強烈高張,所以決定順延到明晚再偷香。

我裝成關心雪蘭和泰德的親蜜關係,找個機會詢問太太。她告訴我,據她所知,雪蘭沒有用避孕藥,但她有作適當的防範。我唯唯聆聽,不敢再問。

知道雪蘭沒有服用避孕藥,我可能使雪蘭受孕,令我非常興奮,更想她!

星期一晚上我依樣畫葫蘆,但這次我減少了迷藥的份量,只用了兩片安眠藥和兩片Valium,我希望這仍能讓她熟睡,但第二天卻不至令她頭痛。

一如前晚,我將龜頭塞進雪蘭的陰戶入口,她一點也沒有要甦醒的跡像。這次我動作較快,不幾分鐘便已全根盡入。我讓雞巴在穴中停頓了約十分鐘,享用女兒的又軟、又熱、又緊、又濕的陰道。怕驚醒她,我只是慢慢輕輕的動。我將陽具緩緩抽出,直到僅有龜頭尚留在穴內,再緩緩將全根插入。我一再重複這樣的輕抽慢送,快感陣陣傳來。我不禁大膽的伸手去揉弄她的奶子。她的乳球柔軟而結實。細看雪蘭仍在憩息,我心中狂喜。

我挺動臀部,繼續插女兒的穴。我將八寸來的生殖器拔出一半,然後再插至盡根,陽根緊抵穴花心,一陣有節奏的旋磨……我重複這抽動的動作,快感也不斷的升高……我覺得我快要高潮,我便稍稍加快抽送磨旋。突然一股奇妙的快感來臨,我趕緊將龜頭緊頂,噴出大量的熱濃精液。唉!那感覺真好真妙!

直到雞巴軟下,我才很不情願的拔了出來,替雪蘭穿回內褲,蓋上被單。

回到自己床上,仍在回味剛才雞巴插在雪蘭穴中的美味。是那麼的美好,那麼的自然,為什麼人們不許父女交媾?如果真的父女性交違反了自然律,那麼自然老早就應該有所因應,讓爸爸的陽具無法進入自已女兒的陰戶。聖經上不是記載有許多父女性交的故事,而他們所生子女後代也都繁衍興旺嗎?想著想著我便進入了甜蜜的夢鄉。

第二天早上雪蘭沒有嚷頭痛,而且面色紅潤,艷光照人,她對夜來我的偷香竊玉行徑似是一無所覺。我整天都在想著她的穴,她的白嫩富彈性的乳球,希望能常常和她性交。

照預定,星期二我沒有行動。

星期三晚上,依樣葫蘆,我駕輕就熟的,一邊玩弄沉睡中雪蘭的乳球,揉捏她的淡紅乳尖,一邊緩慢而有節奏的在她緊暖滑潤的陰戶中磨旋抽送,享受插女兒嫩穴的無上快樂。我真希望雪蘭不要回去學校,不要讓那可恨的泰德佔有她的嫩穴。不過目下插在這嫩中的是我的雞巴,而不是她那男友泰德的!

我繼續來回插弄雪蘭的陰戶,揉弄她的奶子。一陣陣的快感傳來,好幾次我已到了要射精的邊緣。每次我都將膨漲的陽具留在穴內,停止抽送,讓那急需要射精的感覺消失了,才再繼續姦淫雪蘭的肉穴。她的穴兒真美妙,我插起來只感通身舒暢。

經過幾次停止又再抽送,快感逐步增強,終於極度的快感到來,忍不住了,我便加緊抽送,將龜頭緊緊頂住雪蘭的穴花心,噗哧噗哧的猛吐精液。「這是第三次在女兒中發射!」我心中得意的計算著。直到雞巴軟下,我才將它拔出,再替依然沈睡的雪蘭穿上內褲,讓她雙腿併攏,蓋上床單,才回房休息。

躺在床上我仍在回想。我很自豪我已幹了雪蘭三次,三度在她的體內射精,享受到一生從未有過的大快樂,而雪蘭仍一無所覺!但我仍不放心,三次射精,每次都在她陰戶中留下了大量的精液,迥流時定會浸透她的內褲褲襠,她定會發覺,從而會想到可能是在睡夢中遭人姦污。而我是家中唯一的男人!但她可能不會相信親愛的爸爸會趁她熟睡時偷奸她吧!

不過,我又想到有一件事我必須趕早做,才較妥當。

次日星期四,下午我回家時,無人在家。我立即來到雪蘭臥室,檢視她房中的盥洗籃中的待洗衣褲。果然最上面的一件就是她今晨淋浴後換下的白棉質三角內褲,褲襠上下盡是斑斑的精液痕跡,大部份都已經乾了,有些發硬。這令我擔心,雖說是雪蘭缺乏經驗,不能及時覺察到這是精液,而不是她自己陰戶的分泌液體,但如被我太太看到,她是極有經驗的,一看就會知道那是男人的精液,而我是這裡唯一的男人!每星期五上午太太會收集全家各房中的髒衣服去洗衣機中洗滌,而且會逐一檢查,是否須加特別清洗處理,或是太舊了應丟棄。如果讓她看到雪蘭的這些滿沾了精液的內褲,太太一定會抓到我這個偷香賊。

我趕緊在雪蘭的髒衣籃中再翻索,找到了另外那兩條也同樣沾滿了已乾涸了的精糊的小內褲。我拿著這三條內褲來到我的私用浴室,用了些肥皂將內褲褲襠洗滌乾淨,清水沖洗後,確定已無痕跡,用乾的大毛巾包住內褲,充分擰乾,才回到雪蘭房間,將內褲放回盥洗籃,塞回大致和原來相同的位置,以免雪蘭發覺任何異狀。

星期四晚上我沒有動雪蘭。

星期五晚上,我又用同樣的方式,讓雪蘭熟睡。我來到她房間,只見她全裸仰臥,玉腿八字張開,右手卻仍留在陰戶上,穴縫中盡是晶瑩閃亮的淫水。顯然她臨睡前曾手淫自慰,只不知她自慰有否到達高潮,或是還不及高潮就睡著了。

我立刻脫去自已全身上下衣褲,拉開她蓋在陰戶上的手,很小心的輕壓在她身上。我用手肘支撐體重,胸部輕壓住她挺立的乳峰,將雞巴對正陰戶入口,徐徐插入雪蘭的陰道。唉!那感覺真舒服美妙!我全根插入後,停止動作兩、三分鐘,才開始輕抽慢送。這是我第一次用「面對面」的正常傳教士姿式幹雪蘭。我插至盡根讓我倆的小腹貼合,我的陰毛和她的穴毛交疊在一起,我的如硬棒球般的充滿精液的腎囊一次又一次的碰撞她的臀股溝,我不時低下頭來含吮雪蘭的奶尖,偶而也用手指撥弄她肉縫中的陰蒂。我要好好幹她,慢慢玩過癮,因為今天是最後一次,明天雪蘭便要回學校了。

我一邊插幹,一邊欣賞全裸女兒的睡態。小嘴微微努起,我輕吻了一會,她的嘴唇又軟又熱。我一遍又一遍的采她的穴花,足足有四十分鐘左右,龜頭的快感也越來越濃厚,幾至難以忍受。突然,雪蘭陰道深處左側隆突起一小團軟肉,龜頭碰上時,熟睡中的雪蘭便會不自覺的發出微弱的呻吟,跟著整條陰道開始痙攣,一張一合的壓搾我的陽具,一股熱呼呼的淫水灑在龜頭上,順流溢出,浸濕了我的整條陽具。

此時我再也忍耐不住,挺起狂漲至九寸長的粗硬陽具,盡量深深插入,龜頭狂跳了幾下,我開始第四度在女兒雪蘭的陰戶深處,洩出我的精液,播下我的種子!我深恐雪蘭會因這高潮而引起的性興奮而醒轉,但很令人放心的是,雪蘭仍雙眼閉著,呼吸已轉趨平靜,仍在沉睡。

在整個交合的四十分鐘中,我的身體雖然緊貼著女兒白嫩的裸體,但我一直用手腳支持自己的體重,以免弄醒女兒,只有粗壯的陽具和她的陰戶緊密的結合在一起,不停的做著活塞運動,抽插她的蜜穴。直到射精完畢,才將陽具緩緩拔出。

我立起身來,用我的汗衫將雪蘭穴口溢出的淫水和精液揩拭乾淨,再將雪蘭的雙腿合攏,便離開她房間。我知道這次後,可能要等很久才能再度享用她的妙穴。

我躺在床上仔細回味剛才姦淫雪蘭的怡膩情景。從她睡夢中被到高潮的情形看來,她一定沒有能自她入睡前的手淫中得到性抒解,才會在熟睡的春夢中被奸至高潮。只是不知她明晨醒後還能記得這春夢中的一些痕跡嗎?我希望她會記得!

次日星期六,雪蘭早晨淋浴後,下樓早餐。我為她做了豐富的早餐,她味口很好,吃得很開心。她妹妹愛麗絲和她細聲交談,問她是不是要回學校了又可以和泰德聚會覺得很興奮?雪蘭回答她是很高興見到他。這使我聽了覺得很不是味道。雖然這一星期中,我偷幹了雪蘭四次,每次都萬分舒暢,而我也決心她暑假回家時,還要繼續姦淫她,但我就是不願泰德擁有她,不願他和她做愛。

大約一個月後,雪蘭自學校宿舍打來電話。她和她媽媽談了好一會兒,自我太太的表情反應看來,似不是什麼好消息。太太用手掩住電話筒輕聲告訴我,雪蘭懷孕了。我假作驚訝,但我心中也不能確定那是我下的種,還是復活節回家前泰德就已讓她受孕。她們談了很久,但多半都是雪蘭在講,她媽媽在聽,偶而提出問題或回應她兩句。

掛下電話後太太告訴我,雪蘭月經失期,先用自備小儀器測試,結果顯示陽性懷孕。第二天再去學校醫務處檢驗,確定已經懷孕。太太繼續說雪蘭自己也十分困惑她是如何懷孕的。雪蘭說她跟泰德一共只性交過三次,但那是上月回家渡假前一、二個月的事,泰德第一次是在她體外射出,後來兩次也都戴了避孕保險套。她放假回家前兩星期月經還照常來過,那次月經過後,她和泰德雖有過撫摸接吻,但自此就不曾再有機會性交做愛,實在不能瞭解為何會受精懷孕。

雪蘭對懷孕雖感到意外,但並不在意,不覺得有什麼不好;唯一令她不快的是,自得知雪蘭有孕後,泰德便終止了和她的友誼往來。

很快暑假已到,雪蘭搬回家來。我內心一直盼望她回家,好再施展我的偷香手段,和雪蘭好合。但她已有孕在身,我不敢也更不願用藥迷昏她,以致損壞她的健康。她決定秋季開學前向學校告假,停學一年,待明年秋季再繼續去上學。

回家後,雪蘭心情很快便好轉,她已完全忘棄了那泰德,這使我衷心感到十分欣慰。她的肚子漸大,有時她也讓我摸摸她的腹部,感覺她腹中嬰兒的手腳在撐動,我也覺得十分有趣、奇妙。我可確定這是我的小孩,但有時也幾乎難以相信,我竟真的讓我的漂亮可愛的十九歲的大女兒雪蘭懷了我的小孩。

一如往昔,我和太太都盡力盡心地照顧雪蘭,讓她安心快樂。愛麗絲也和姐姐十分親蜜,商議替未來的小寶寶選取名字。她們後來決定,如是女孩,便叫裘蒂,那是我太太的名字;如是男孩,就叫強利,那是我的名字,意在尊奉媽媽的雙親。我欣然同意,覺得很有意義。而且答應小寶一出生,我就立刻替他設置廿萬美元的教育基金,供其日後上學之用。為此,雪蘭很激動的擁抱著我說︰「爸爸,我愛你!」在她妹妹面前,她毫不忌諱的主動熱吻我,而且是倒在我懷中四唇相貼的香吻。

1997年1月4日,雪蘭生下了一個8磅4盎司的男孩,母子均安。我一直希望有男孩,這願望也竟實現。全家都很高興,只是雪蘭始終不明白她是如何有孕的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<<未完,請看下篇>>



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,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

大五碼情色網 - Big5sex.com
http://big5sex.com